文殊菩萨与文喜禅师

文喜禅师往五台山,朝礼华严寺。在金刚窟,文喜禅师碰到一位老翁,正牵着一头牛而行。那位老翁邀请文喜禅师到寺里坐一坐。刚进寺门,老翁便呼「均提」,随即有一位童子应声而出。老翁放下牛,引文喜禅师升堂就座。只见堂宇皆金色晃耀。老翁自於禅床上踞坐,然后指着一个綉墩,命文喜禅师坐在上面。老翁问:「你从哪里来的?」文喜禅师说:「南方来的。」老翁说:「南方佛法怎么样?」文喜禅师回答:「末法年代,持戒的出家人少。你们北方五台山的佛法怎么样?」老翁说:「龙蛇混杂,凡圣同居啊!」文喜禅师问道:「五台山一共有多少出家人?」老翁说:「前三三与后三三。」

老翁让童子送别文喜。路上,文喜禅师问童子:「前三三,后三三,是多少?」童子便召唤:「大德!」文喜禅师应诺。童子问道:「是多少?」文喜禅师不能悟。文喜又问童子:「此为何处?」童子道:「此金刚窟般若寺也。」文喜禅师一听,倍感凄然失落,此时他才突然明白,那位老翁就是文殊菩萨,回头再找那位老翁,看到文殊菩萨骑一只狮子站在空中。

后来,文喜禅师前往江西洪州观音山参礼仰山慧寂禅师,顿了心契,并留在仰山,充当典座之职。一天文喜禅师正在做饭,文殊菩萨在饭锅上现身,还是骑他那只狮子,在饭锅上跑圈。文喜禅师一见,抓起锅铲就打,说:「文殊自文殊,文喜自文喜。」文殊菩萨於是飞升上空,说偈道:「苦瓜连根苦,甜瓜彻蒂甜。修行三大劫,却被老僧嫌。」

无著文喜禅师 ——《五灯会元》

杭州无著文喜禅师,嘉禾语溪人也。姓朱氏。七岁,依本邑常乐寺[今崇福也。]国清出家剃染,后习律听教。属会昌澄汰,反服韬晦。大中初,例重忏度,於盐官齐峰寺,后谒大慈山性空禅师。空曰:「子何不遍参乎?」

师直往五台山华严寺,至金刚窟礼谒,遇一老翁牵牛而行,邀师入寺。翁呼均提,有童子应声出迎。翁纵牛,引师升堂。堂宇皆耀金色,翁踞床指綉墩命坐。翁曰:「近自何来?」师曰:「南方。」翁曰:「南方佛法如何住持?」师曰:「末法比丘,少奉戒律。」翁曰:「多少众?」师曰:「或三百,或五百。」师却问:「此间佛法如何住持?」翁曰:「龙蛇混杂,凡圣同居。」师曰:「多少众?」翁曰;「前三三,后三三。」翁呼童子致茶,并进酥酪。师纳其味,心意豁然。翁拈起玻璃盏,问曰:「南方还有这个否?」师曰:「无。」翁曰:「寻常将甚么吃茶?」师无对。师睹日色稍晚,遂问翁:「拟投一宿得否?」翁曰:「汝有执心,在不得宿。」师曰:「某甲无执心。」翁曰:「汝曾受戒否?」师曰:「受戒久矣。」翁曰:「汝若无执心,何用受戒?」师辞退。翁令童子相送,师问童子:「前三三,后三三,是多少?」童召:「大德!」师应诺。童曰:「是多少?」师复问曰:「此为何处?」童曰:「此金刚窟般若寺也。」师凄然,悟彼翁者即文殊也。不可再见,即稽首童子,愿乞一言为别。童说偈曰:「面上无嗔供养具,口里无嗔吐妙香。心里无嗔是珍宝,无垢无染是真常。」言讫,均提与寺俱隐,但见五色云中,文殊乘金毛师子往来,忽有白云自东方来,覆之不见。时有沧州菩提寺僧修政等至,尚闻山石震吼之声。师因驻锡五台。

咸通三年至洪州观音参仰山,顿了心契,令充典座。文殊尝现於粥镬上,师以搅粥篦便打,曰:「文殊自文殊,文喜自文喜。」殊乃说偈曰:「苦瓠连根苦,甜瓜彻蒂甜。修行三大劫,却被老僧嫌。」

一日,有异僧来求斋食,师减己分馈之。仰山预知,问曰:「适来果位人至,汝给食否?」师曰:「辍己回施。」仰曰:「汝大利益。」后旋浙住龙泉寺。僧问:「如何是涅盘相?」师曰:「香烟尽处验。」问:「如何是佛法大意?」师曰:「唤院主来,这师僧患颠。」问:「如何是自己?」师默然,僧罔措,再问。师曰:「青天蒙昧,不向月边飞。」

钱王奏赐紫衣,署无著禅师。将顺寂,於子夜告众曰:「三界心尽,即是涅盘。」言讫,跏趺而终。白光照室,竹树同色。塔於灵隐山之西坞。天福二年宣城帅田頵[於伦切]应杭将许思叛涣,纵兵大掠,发师塔,睹肉身不坏,爪发俱长。武肃钱王异之,遣裨将邵志重加封瘗,至皇朝嘉定庚辰,迁於净慈山智觉寿禅师塔左。

文殊菩萨和文喜禅师的对话,一圣一凡,互问互答,字字珠玑,深藏禅机,般若真谛,妙义无穷,深者见深,浅者见浅。

一切依释迦牟尼佛的教法,恭闻当今住世佛陀的法音,修学《极圣解脱大手印》、《藉心经说真谛》、《学佛》和《什么叫修行》,才是最正确、快捷的成就之道。

传播禅茶健康文化,倡导智慧人生理念

相关推荐

众魔女为何当下变成老太婆

众魔女得令,来到菩萨前,倚姣作媚,撒娇撒痴,使尽千般解数,卖弄万种风情,凡是能令男人神魂颠倒、失心病狂的所有媚功谄术一一施展出来。